點餐機后臺登錄
余經理:18839915522
張經理:18237498130

新聞動態

【智能垃圾分類】傳統的垃圾拾荒者們將被操作更規范、效率更高的企業代替

發表日期:2019-08-09

形形色色的人物過場。垃圾分類回收行業,亦有江湖。

如果循著垃圾處理這條產業鏈而去,各個環節看似不相干的人物,都能歸在“回收”的大主題下:有一天掙一百塊錢的底層拾荒者,也有被稱為“京城破爛王”的拾荒老板和百億身家的超級富豪,更有自稱“廢二代”用互聯網技術做垃圾回收的年輕創業者。

上世紀90年代中國工業化的車輪加速時期,倒賣廢舊鋼鐵成為一種積累財富的手段,拾荒者們構建了這個行業最初的粗疏脈絡,帶來了最早的致富故事。而在互聯網以及移動互聯網浪潮來臨之后,年輕的創業者們給這個行業帶來了新鮮的想法、互聯網的思維和涌入的資本。

直至今年夏天,垃圾強制分類政策的推廣,讓這個群體再次走到聚光燈下。全新的政策環境下,他們的人生或是衍變出了不同的版本,或是走向了不同的方向。

垃圾回收也是一門生意,也有一套產業鏈。圖1為商販在小區內收購廢品(新京報記者 朱玥怡 攝)。圖2為廢品回收人員將收來的廢品送往收購站。圖3為回收站內工人在分揀各種塑料瓶。 本文圖片除署名外均來源于視覺中國

拾荒江湖:有人日入百元,有人做到“破爛王”

8月的一個中午,位于朝陽區一處街道的環衛中心正忙著當天第一波垃圾集中清運。拾荒者陶宇(化名)熟練地在一袋袋卸下的垃圾里翻找,短短一小時,他有了豐富的戰利品:兩袋堆了半人高的塑料瓶、三包廢紙。

陶宇來北京三年了,零碎打工,時而拾荒,拾荒一天能賺100塊錢左右。

下午,陳陽(化名)將自己收貨的棕色廂式貨車停在了路邊。他在半年前亦從拾荒做起,靠著騎三輪,挨個小區翻垃圾桶,如今攢錢做起了類似拾荒“中介”的角色——拾荒者和周邊居民將攢下的可回收物資賣給他,他再運到五環外賣給回收站。他每天開著貨車往返京郊和城區,上午7點到11點、下午2點到6點??吭诼愤呄鄬潭ㄎ恢?,打開貨車的車廂側門“開張”。

陶宇中午一小時的成果賣了七塊七毛錢,他從兜里掏出二折皮夾,將那幾張紙幣還有幾枚硬幣塞進去。陳陽在一邊傳授著自己的生意經:“要有三輪車,每天晚上5點到10點就能撿出一百塊錢?!?/p>

送走陶宇,陳陽開始忙了起來,來賣廢品的人排起了隊。他的回收生意是“自家人”經營,小姨在車廂里摞著一疊疊廢紙板,并將其他垃圾簡單分類放好,父親騎三輪去周邊回收,忙不過來的時候留下來幫忙。

塑料瓶六分一個,易拉罐八分一個,燕京啤酒瓶兩毛錢,陳陽快速過著手里的瓶子,嘴里做著簡單加減,靠在樹上專用來放塑料瓶的編織袋,很快已從半滿堆到近滿。對陳陽來說,最值錢的廢品是鐵,“鐵就像我們的黃金”,根據鐵種類不同定價有差異,最貴的廢鐵他賣出過一公斤30元。

在民間拾荒者構建起來的垃圾分類回收體系中,過去人稱“京城破爛王”的杜茂洲曾做到了大老板,是陶宇和陳陽們的再上一級。

杜茂洲原是四川巴中的一名小學代課教師,和家人依靠每月22元的工資勉強度日。1989年,為了還清家中多年欠債,33歲的杜茂洲抱著淘金的想法來到北京。在度過最初一段舉目無親、尋工無著的日子后,他托了老鄉幫忙,去一家垃圾場撿垃圾。

那是1989年的秋天,杜茂洲第一次進入位于焦莊的一處垃圾填埋場?!耙幌伦泳透吲d得不得了”,曾在老家做過無線電維修的杜茂洲看到垃圾場里丟棄的收音機、錄音機等電器,難掩興奮,這些電器他經修理即可賣錢?!澳菚r覺得垃圾場像個聚寶盆?!?/p>

開始撿垃圾后,杜茂洲一天就能賺回老家一個月的工資。令他記憶猶新的是,當時人們再生利用的觀念較淡,在垃圾場里還能撿到大塊廢棄的銅鐵,“如果只撿銅,每天能賣一百多塊錢,在當年相當于大學教師的月工資了”。

撿了兩年垃圾后,杜茂洲即將家中欠下的六千元債款還清,這讓巴中老家的人刮目相看。后來,經過當時環衛部門負責垃圾場管理的工作人員王維平許可后,杜茂洲帶動巴中數百同鄉進駐了北京的垃圾場。他們每月人均能在垃圾山上撿出1500元的收入,已算當時的高收入人群。

2005年,杜茂洲的公司“北京茂洲學瓊物資回收有限責任公司”在通州成立,杜茂洲獲得了“拾荒者公司化運營第一人”的評價。也在這一年,他登上了央視《新聞會客廳》節目,講述自己撿垃圾十五載的經歷。

駕駛三輪車收了滿滿一車廢紙等廢品的個體廢品回收人員。

廢舊物品回收成就的“首富”們

事實上,在杜茂洲登上央視之際,他的一些同行利用垃圾生意積累起的原始資本開始尋求新的機遇。

2004年1月份,廈門首富林秀成旗下的福建三安集團總部遷至廈門,進軍電子行業。林秀成早年從事鋼鐵貿易,倒賣廢鋼鐵邊角料,依靠鋼鐵貿易的可觀利潤,賺到了人生第一桶金。

蘭格鋼鐵研究中心主任王國清告訴新京報記者,廢鋼鐵收購在廢品收購中普遍存在,這個現象從市場經濟開始就有了。

林秀成日后接受采訪時透露:“原來我起步時做五金廠、鋼鐵廠,這些都是非常粗笨的產業。原來生產一噸鋼材需要投入十噸的進出運輸量,能源消耗實在太大,我感覺這類產業前景不大?!?/p>

如今,三安集團已經是集光電高科技、光生物科技和III-V族化合物半導體集成電路等多元化企業集團。2018年年報顯示,三安集團報告期內營業總收入310.58億元。

2018年的胡潤百富榜中,三安集團林秀成、林志強父子以330億元財富登榜,排名79位。

在林秀成與三明鋼鐵廠開始合作之前幾年,方威于1973年在沈陽市東部的汪家鎮出生。這位日后創辦了遼寧方大系、爭議與關注不斷的年輕富豪起家之路,亦與轉賣廢鋼相關。

在新京報記者走訪中,方大集團沈陽煉焦煤氣有限公司、方大集團撫順炭素公司的多位員工向記者證實,方威最初在遼寧撫順收購廢鐵,再轉賣給當地的鋼鐵廠。

據員工們的說法,方威改變命運的契機,是在其二十歲出頭時,當地的鋼鐵廠撫順新鋼(現為撫順新鋼鐵有限責任公司)用一處鐵礦沖抵拖欠方威的貸款。方威所獲得的鐵礦在半年左右的時間價格就已經翻番,隨后幾年價格不斷上漲。由此,方威進入了鋼鐵產業的核心環節,并踏準了中國高速工業化的造富節奏。

如今,方威控制的方大集團已經是一家以炭素、鋼鐵、醫藥為主業,兼營礦山、房地產等產業的大型企業集團,旗下擁有方大炭素、方大特鋼、東北制藥、中興商業四家上市公司。

2018年,方大鋼鐵全年完成營業收入633.98億元,利潤總額135.95億元。2018年,方威以450億元財富排在鋼鐵行業第一位,成為“鋼鐵首富”。

對于林秀成和方威,倒賣廢舊鋼鐵是在一定歷史條件下撬動財富密碼的最初杠桿,同時亦是上溯行業鏈的最初環節。

然而,隨著垃圾處理產業政策的變化,依靠廢舊鋼鐵生意而造富敘事或許無法重演。


垃圾分類將對廢品回收生意產生影響。圖為某小區居民在使用智能垃圾回收裝置。

垃圾回收何去何從?有人猶疑,有人離開

7月1日起,被稱為“史上最嚴”的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》正式實施,垃圾分類進入“強制時代”。北京、杭州、廣州等全國46個城市亦將作為重點城市推行垃圾分類。垃圾分類大勢所趨,拾荒者們將何去何從?

一種意見是,傳統的垃圾拾荒者們將被操作更規范、效率更高的企業代替。

華創證券近日發布的一份研報分析指出,回收上下游渠道有望進一步規范化,各省市將加大力度整治“小、散、亂”,行業的上中下游同時整治,而各類企業有望借垃圾分類政策的推行加強終端渠道的滲透,回收效率、回收物處置規范程度都有望大幅提升。


噜噜久久噜噜久久鬼88_抽搐一进一出gif120秒试看_caoponrn免费公开视频